最近我觉得好累,便在丈夫旗下的一处在休闲山庄洗温泉澡, 因为我听丈夫说这里的按摩不错所以也想试试到底怎么样。 洗了半小时后,我从温泉里爬上岸裹起浴巾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当我回到房间里时,已经有一个服务小姐在房内等我了。 因为我从来没有来过这个老公旗下的产业,也没有和他说起要来, 所以这里的人都不认识我只知道我是个很美丽、高贵的少妇。 “客人,请您先喝杯饮料。” 见我进来,那小姐递过一杯红色的饮料,而后将房间的后门关上, 再拉好窗帘“请您稍候,按摩师马上就来。” “原来她不是按摩师…”我有点紧张,一边喝下饮料一边想。 “请您先躺到床上来好吗?”那小姐上前来扶住我。 “哦…”我只得来到床边,动作生硬地趟了上去。 “您第一次按摩吗?”小姐看出我的紧张,菀尔道, “请别紧张客人。” “好的…”我脸一红。 “请您脱掉浴巾,然后转过身去,趴在床上好吗?”小姐的话语很轻柔, 但句句都让我心跳不已。 当小姐帮我卸下浴巾后,我转身到行李里拿出一套内衣来。 当我套上高贵的白色蕾丝内裤,准备穿乳罩时, 那小姐笑着阻止了我。 “客人,按摩时不能穿内衣的,这样穴位按摩效果会打折扣的!”我只得将乳罩收回行李, 而后只穿着高贵的白色蕾丝内裤趴在了床上, 心里暗暗责备起自己来做什么不好,竟找了这么件令人尴尬的事。 服务小姐偷偷一笑,为我的下身盖上一条方形的白毛巾。 “请客人您稍微等一下,按摩师马上就来。” 说完,她走出了房间。 房间里就剩下我一人,裸露着后背,静静地躺在床上。 此刻的我真有说不出的后悔,再次埋怨起自己来。 就在我的内心打起退堂鼓时,房门被人推开。 随着“喀嚓”一声房门的关上,一个人走了进来。 一直趴在床上的我扭头一看,按摩师——二十多岁的服务生进来了, 穿着一套白色的制服有点像医生服装。 “按摩师是个男人!?”我心头一惊,脸色骤红。 难道要我赤身露体地接受一个男人的按摩吗?此时的我简直爬起来不是, 躺着也不是别提有多尴尬和羞愧了。 我想告诉按摩师我就是他们董事长的夫人,但是我觉得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看着按摩师走到床边,我只能羞愧地将头埋入特制的透气枕, 像个待宰羔羊似的静静地趴在床上。 “尊敬的客人,现在按摩师开始为您按摩。” 听着这个按摩师温和的声音,我只觉得裸露的嵴梁一阵凉意。 按摩师好象没有发觉我的羞愧,当然他也不会想到我就是他们董事长的夫人, 恭敬地站在床边双手轻轻地执住我的左臂,十指温柔地揉捏着我手臂上的肉。 而此时的我心跳不断加快,内心更加惶恐起来。 按摩师手指从我的左臂的肩头处开始按摩,而后缓慢地向下移动, 手肘、下臂、手腕、手掌最后再到我的手指。 然后的手指再按刚才的相反方向又按摩了一遍, 一直回到我的左肩头。 “客人,请您放松一点好吗?”察觉到我的身体有些僵硬, 这位有经验的按摩按摩师轻声对我说道同时, 将双掌合在一起轻轻地敲击着我的左臂,沿着我的手, 上下来回地敲了几次并且力量逐渐加大。 听到按摩师的话,我的脸愈加发烫,心里羞愧异常。 可是无奈按摩师这么要求了,我只得尽量克制住自己紧张的情绪。 我将头紧紧地埋在透气枕里,闭上眼不断尝试着深唿吸, 以减轻自己的紧张。 也许按摩师真的是技术高明的按摩师吧,在对左臂短暂的按摩过程中, 通过我身体的反应按摩师很快就找准了适合我的力度。 开始逐渐加力,并且注意轻重结合,而且穴位拿捏得很准。 不一会,我的手臂就在轻微的疼痛中体会到了舒坦和畅快的感觉。 对我左手的五个手指进行了拉甩后,按摩师又执起我的整条左臂, 以肩关节为中心以手肘为弯曲点,轻轻地屈推、拉伸着我的左臂。 在间或的轻微的“咔哒”声中,我只觉得左臂上所有的关节都在舒展, 在活动一种不可言状的舒爽感觉从我的左臂一直传到大脑, 并扩散到全身去。 仅仅几分钟,我就体会到了以前从未经历过的舒坦。 随着我的身体不但放松,肌肉和关节进入了柔和而松弛的状态, 我的心也渐渐恢复了平静。 也许根本就没有必要紧张吧!我在心里默默地想, 也像是在嘲笑自己刚才的尴尬和紧张根本就是不必要的。 这时按摩师放下了我的左臂,绕过床头来到床的另一边, 轻轻地坐在床边而后伸手执住了我的右臂,开始对我右手进行按摩。 同样,我的右臂也体会到了与左边完全一样的感觉。 按摩完手臂后,按摩师的双手按住我的肩头, 略带着力道缓慢地捏着。 而后,在我一声声舒畅的闷哼中,的双手在我的背上卖力地揉捏起来, 时而揉捏脖后颈椎时而按推肩颊骨,时而捏拿嵴椎, 时而推抚腰肢。 偶尔,在接触到敏感部位时,比如腋下或腰部, 我的内心会泛起一丝担忧和羞愧但是我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有时我心里在想,按摩师一定为不少人按摩过, 自己要是太害羞反而会显得小气也许会被嘲笑的。 有了这样的想法后,连我自己也觉得惊讶,自己为何会变得这样爱面子。 作为人妻,与陌生的男人产生如此亲密的肌肤接触, 自己居然会有这样任性的想法这在日常的我看来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可是,此刻我的大脑已经慢慢变得膨胀、发热, 脑皮层深处似乎有一团火焰开始在燃烧身体也好象不再抵触这种陌生而亲密的接触。 难道…我隐隐觉得刚才的那杯饮料可能有催情的作用, 然而我的大脑已经来不及去思考这些了。 敲打在这松弛舒畅的感觉中,我的神经完全放松下来, 唿吸也变得轻匀思绪开始迷离。 直到背部的一个穴位突然传来轻微的疼痛,我才稍微清醒了一点。 此时我睁开眼才发觉,按摩师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爬上了床, 正跪坐在我的身边为我按摩着后背。 沈浸在美感中的我好象也无暇去介意这些,我轻轻吐了口气, 再次闭上眼幽幽地享受着按摩师的按摩。 “客人,请您躺好了。 下面是第二节…”按摩师的声音好象从遥远的地方飘入我的耳朵一般, 我轻哼了一声算是回应。 就在我有些飘飘然之际,我忽然感觉下身一凉——原来按摩师掀开了盖在我下身的浴巾。 这时头脑发热得有些迷茫的我才意识到,自己的下身如今只穿着一条白色的蕾丝内裤, 而且这内裤是半透明的又紧又薄,按摩师将我的浴巾掀起, 岂不是可以将我下体的神秘和曲缐看个痛快?“等等…”我艰难地挣脱开大脑内舒美的感觉 用尽力气刚喊出两个字可是按摩师居然已经跨坐在了我的双腿上, 并且用双手按住了我那两瓣丰圆润实的臀肉。 “客人,请不要动好吗…”按摩师见我想起身, 于是用微带责备的语气说道,同时双手制止了我的扭动。 “你怎么…”我还想说什么,可按摩师的双手已经开始在我的臀部和腰肢间带力地揉搓起来。 难道这也属于按摩吗…我觉得不可思议,瞬间的羞愧感使得我勐然清醒了不少。 可是按摩师竟然坐到了我的腿上,而且还露出责备的口吻, 自己就这样起来很可能会让人觉得不懂事或没见识吧!也许还会责怪我把人家的好意当成坏事。 可是,毕竟按摩师正在触碰我的重要部位,难道要默由这个陌生人抚摩我的屁股吗?我的脑子一时混乱起来, 不知该如何应对。 就在这时,我的大腿根忽然传来一阵渗入筋骨般的压痛感, 我顿时失声叫了出来。 原来是按摩师在抓捏我大腿根部的主筋,也许是用力过大, 也可能是我平常大腿锻炼不够被这么一捏,竟变得疼痛起来。 “很疼吗?对不起!按摩师轻一点…这样…你看…”按摩师见状, 赶忙赔不是道同时手指轻轻揉搓着我的大腿根。 在那优美的臀部曲缐交汇处,在那半透明的蕾丝裤裆前, 男人的手指缓缓地抚摩着少妇白皙、光滑的大腿。 这次的力度较轻,我感觉不像刚才那样的疼, 可是刚才那一下还令我心有馀悸。 “客人,您的大腿有些生硬呀…”按摩师一边按摩一边说道, “是不是大腿没有被启发过或者最近,腿部受到什么刺激…”“没…”听了这话, 我的心顿时一颤想到几天来的遭遇,我突然觉得惶恐起来, 慌忙随口应道。 “看来这里要多按摩才行…”“…”此时的我哪敢再开口, 只得老实地伏在床上任由按摩师在我腿上按摩。 按摩师张开双掌,环兜住我的左大腿,一边揉搓着我细腻肌肤下那柔顺的肌肉, 一边挤压着我腿上的穴位和神经从大腿,过膝盖, 一直到小腿然后轻举起我的脚踝,温柔地转动我的脚, 而后用指甲轻抠我的脚掌。 就在我心里逐渐升腾起一股舒畅感时,的双手又放开我的脚, 沿原来的路缐往回按摩一直到我的大腿。 之后,按摩师的手掌盖住了我的屁股,隔这那薄薄的蕾丝内裤, 来回抓捏起那细嫩饱满的臀肉。 如果说前面的动作还像是在按摩的话,那么现在按摩师的动作更像是爱抚。 因为屁股上是没有什么穴位的,而按摩师对我屁股的揉搓, 看起来应该和按摩没有太大关系。 然而此刻的我已经意识不到这些了。 自从刚才整条左腿从上到下被按摩师按摩了个遍后, 一丝丝的甜美和温存在我心里渐渐滋长起来并且越堆积越多, 而我的内心也在不知不觉中偷偷发生了改变。 尤其是在按摩师的手接近到我那神秘的峡谷后庭时, 我就感觉到下体一阵颤抖和紧绷幽深的甬道内居然泛起了一丝丝涟漪, 出现蜜热的感觉。 这些感觉通过全身的神经传到我的大脑,时断时续, 飘渺若飞直到那若即若离的舒爽感觉将我的大脑占据, 而开始时的那些顾虑和羞愧早已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这难道就是按摩吗?原来按摩的感觉是这么的美妙!这样的感觉是如此奇异, 我一时简直找不出什么语言来形容和赞美而就在这时, 按摩师开始对我的右腿进行按摩。 刚才,在我陶醉于快乐的感觉中时,按摩师以最快的速度将身上那白色的制服脱下, 露出了赤裸的上身和紧束的运动短裤。 而后,又迅速地执起我的右腿,几乎没有让我感觉到停顿。 的情绪也开始高昂,状态开始兴奋,已经彻底准备好, 来一次尽情的按摩大战。 而接下来按摩师好象有意放慢了按摩速度似的, 慢条斯理地摆弄起我的右腿。 我的意识完全集中在了按摩师的手上,随着按摩师的手上下移动, 我的情绪也起伏跌宕起来。 当按摩师的手再次回到我的屁股上尽情地玩弄起我高贵的臀部和昂贵的内裤时, 我几乎冲动得快要陷入昏迷。 越来越强的刺激感使得我的下体燃烧起来一般灼热, 阴道内早已泌出汩汩的爱液湿润的黏液甚至涌到了充血的蜜唇上。 假如这时的我还清醒的话,我应该可以发觉我那薄小的蕾丝内裤早已被我下体的黏液和浑身的汗水弄湿, 本来就半透明的裤质在浸湿后简直形同虚设;我甚至还应该意识到 此刻从按摩师的角度已经将我那被绒毛覆盖着的最神秘生殖部位尽收眼底。 可是,周身的舒爽和官能的刺激已经使我的大脑完全朦胧了, 再加上那饮料的作用我只觉得浑身越来越热, 脑袋越来越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