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是元旦,今晚学校举办元旦通宵舞会,一下课, 我就来到女友家。 女友小璠,高中毕业后就进了一家外商独资企业打工, 我和她是在学校的舞会认识的。 小璠排行老二,姐姐小素和小璠在同一个企业上班, 小素干会计小璠干业务。 妹妹小婷还在上中专,她的男朋友还是我介绍的, 和我是大学同班同学叫阿贵,是我的死党。 现在已是下午5点半,小璠已回到家中,换上一身睡衣, 在帮丈母娘洗菜做饭。 学校的伙食不好,因此丈母娘心疼我,时不时的叫我过来吃饭, 今天是元旦前夕不用叫我就来了。 “小璠,要不要我帮忙。” 我站在厨房门口,笑嘻嘻地对她说。 “死相,晚上学校有什么活动”小璠回头看了我一眼, 又低头继续洗菜。 她穿了一件无袖白衬衣,宽大的袖口里春光尽泻, 乳房若隐若现优美的屁股漂亮的撅着,把内裤清晰的印了出来。 我发觉欲火慢慢点燃,肉棒蠢蠢欲动。 “喔,学校举办通宵舞会,我们可以大跳一晚。” 说完,我发觉失口,丈母娘在这儿。 “是啊,元旦应该好好庆贺,你们又长了一岁。” 没想到丈母娘那么通人情。 “赶快去洗澡,那么脏。” 小璠白了我一眼。 我灰熘熘的离开,走下二楼。 小璠家住三楼,没有独立的卫生间,老丈人前不久从学校又要了一间两室的房间, 把厨房改成浴室这样冬天洗澡就不成问题了。 我用钥匙打开门,发觉浴室的窗帘拉着, 里面有淋水声只听一个男人的嗓音。 “好舒服,舔舔睾丸,对,下面,再往下, 肛门也舔舔。” 我听着,好熟悉的声音。 阿贵,是这小子,怪不得下了课就找不到影了, 原来在这儿享受。 那位替他口交的小妞肯定是小婷了,小婷在三姐妹之中是最漂亮的, 也是身材最好的我做梦也想偷窥一下她的裸体, 想不到梦里寻她千百度得来全不非功夫。 对于即将展现的香艳的场面,我的肉棒已经变得很硬了。 我走到浴室门口,从悬垂的门帘缝隙透过去, 浴室里蒸汽缭绕阿贵站立在淋水器下,一根巨型肉棒怒首翘望。 阿贵的肉棒在我们班是最大的,我们几个哥们动不动就相互比较, 看谁的最大阿贵总是拿第一,不仅长,而且粗。 他的肉棒下,蹲着一位妙龄少女,不用说, 是小婷。 小婷背对着我,一头长发披在光洁的背上, 看不到正面把我急的直跺脚。 只见小婷伸着舌头,仔细的舔着阿贵的卵蛋, 肉棒搭在秀丽的脸上小婷的身材的确不错,标准的倒吉他型, 丰腴的屁股开开的张着。 我拉开门帘,阿贵一眼就看到我,差一点叫出声来, 我连忙打了一个禁声的手势他非常惊讶的看着我, 我朝小婷一指做了个打洞的姿势,阿贵摇摇头, 表示不同意我可不管他,在他面前开始脱衣服, 裤子短裤,直至脱的精光,我向阿贵比划着, 意思是叫他开始操小婷。 阿贵这时已经被小婷舔的受不了了,他拉起小婷, 擡起她的一条腿双膝微蹲,翘立的肉棒抵住阴部, 龟头摩擦着小婷的阴唇小婷双臂绕住阿贵的脖子, 屁股左右摇摆显然也是春情泛漤。 阿贵往上一顶,龟头顶开阴唇,沈入阴道口, 阿贵的肉棒太大了小婷似乎吃不消,脚尖一直往上擡, 只见阿贵退出几分又挺进几分,来回了几次, 终于肉棒全部插入了小婷的身体小婷的阴部下挂着毛茸茸的阴囊, 屁股被扯的大开浅褐色的肛门赫然可见。 阿贵开始艰难的抽动,这样的姿势的确有点高难度, 我示意阿贵抱起小婷阿贵抽动的幅度小,也只好擡起小婷的双腿, 把她抱在胸前利用惯性,屁股一前一后的撞击着小婷的阴部。 “啊……啊……”小婷呻吟着。 我挺着肉棒走了进来,站到小婷的背后, 蹲了下去伸出舌头开始舔起小婷的肛门。 舌尖的游走,肛门的痒痒,小婷开始发觉不对劲, 一回头发现是我,脸煞的变得通红,同时开始全身挣扎。 阿贵此刻更加勐烈的抽插,一阵阵的快感冲淡了小婷的羞涩, 加上肛门的异痒让她变得大胆起来。 “你,好,我一定…告诉姐姐,饶不了你。” 小婷气喘着,呻吟着。 我也不答她,继续努力舔她的肛门,肛门被我舔的红润微张, 前后两个洞的快感让小婷很快达到第一次高潮。 我站起来,手抹了一些香皂,涂在小婷的肛门上, 也往龟头抹了一些手握住肉棒,让龟头顶住肛门, 慢慢的用力顶入狭窄的肛门。 “不行,不,痛……” 小婷慌了,剧烈的扭动身子, 但被我和阿贵紧紧的夹住动弹不得,这时肉棒紧塞在直肠内, 还有一半留在外面我全身已经冒出了汗,真他妈的太紧了, 搞得我进退不得我朝阿贵使了眼色,让他继续抽动, 肛门的痛楚和阴道的爽快交织在一起让小婷感到欲仙欲死。 两根肉棒同时插在小婷的体内,仅仅隔着一层薄薄的肉壁, 隔壁的肉棒抽插的热量传到我这边我感觉小婷的肛门逐渐放松, 没有刚才那么紧我的双手摸到小婷的胸前,找着柔软的乳房, 开始揉搓起来。 青春而有弹性,毕竟只有17岁,乳房比小璠大一号, 我象揉面团一样使劲蹂躏小婷的嫩乳肉棒也开始慢慢的抽动, 起初小幅度随着肛门的润滑逐渐增大幅度和频率, 我和阿贵极有默契的一进一出把小婷操的“啊, 啊”直叫浴室里的温度似乎越来越高,我们三个都满身大汗。 正当我们沈浸在性爱的欲海里,即将享受极乐的快乐时, 门外突然传来小璠的声音。 “志鹏,洗完了没有,快点,我也要洗。” 我们三个吃了一惊,我的脑子更是一片空白, 不知道该怎么办。 阿贵这时确有遇惊不变之色,他低声对我说, “让她进来我们四个……” 我懂他的意思, 我干了他的马子他当然也想享受我的小璠。 我正值高潮的边缘,被小璠一盆凉水给浇了下去, 憋的欲火中烧必须要发泄掉。 “快完了,我给你开门。” 我从肛门抽出肉棒,走出浴室,掩着赤裸的身体打开房门。 小璠走进来,看到我的裸体,还有一根搏起的肉棒, 脸一下就变得通红我赶紧锁上门。 “原来你一边洗,一边手淫啊,真不害臊。” “好小璠,我们一起洗吧,我都这样了, 可怜可怜我吧。” “活该!” 话虽这么说,小璠已经开始脱衣服了。 只见她三下五除二,把衣服剥的精光,小璠害羞的看了我一眼, 马上冲进浴室我随即跟进。 “啊!”小璠惊的掩住了嘴巴。 只见小婷双手扶住墙壁,90度躬腰,双腿打开, 阴户里插着一根巨棒随着阿贵有节奏的撞击小婷丰腴的臀部, 一对大奶来回前后的一摇一晃。 小婷羞涩的扭头看着姐姐,阿贵也死盯着小璠的裸体。 “姐,他们…,不,阿贵插得我好爽…,”小婷气喘着说。 小璠惊讶的讲不出话来,楞在那里。 我不失时机的在她背后,一手抚摸她的秀乳, 一手进攻她的阴户。 看着眼前的春景,加上身上两处最重要的要塞传来的快感, 小璠也被浴室里的淫气感染嘴里开始“嗯嗯”起来。 我转过小璠的身子,按住她的肩膀,把她压下去, 她懂我的意思一口就含住我的肉棒,开始头一前一后的为我口交。 我看着小婷被操的阴户,摇摆的乳房,肉棒在小璠的嘴里不断膨胀。 阿贵一边操着小婷,一边欣赏着小璠的口交表演, 我俩会心的一笑享受着眼前的美景。 我看差不多了,拉起小璠,让她也和小婷同样的姿势, 我一手压低小璠的腰部突起臀部,一手抓着肉棒, 龟头找到湿润的洞口缓缓的插入,我俩同时大叫, 接着我开始进行人类最原始的动作。 我和阿贵好象比赛一样,用力抽插着眼前的这对姐妹, 性器结合的“啪啪”声处于性交之中的“嗯嗯”的呻吟声, 淋水器喷出“唰唰”的淋水声交织在一起奏响了新年的乐章。 阿贵向我做了个交换的手势,这小子想占小璠的便宜, 可我很想操小婷的小穴和屁眼于是便无可奈何同意了。 我抽出肉棒,小璠一下空虚了,我示意她做出狗爬式, 小璠尽管不愿意做出如此难堪的姿势但被性欲激的难受, 不得不照做我也跪下,从小璠的屁股后插入肉棒, 阿贵此时抽离小婷来到小璠面前,抓住小璠的头发, 逼着她含进肉棒。 我俩一头一后勐干着小璠,小璠只能发出“呜呜”的咽喉声。 我拉过小婷,一手用三根手指插入她的阴道, 另一手用食指插入她的肛门我一时用尽身上所有的武器, 干着三个销魂的小洞穴。 抽插了一会儿,阿贵连连向我摆手,看来他快射了, 我急忙拔出肉棒把小璠的洞穴让给她,我翻倒小婷, 压在她的肉体上手扶住肉棒,插入早已泛漤成灾的小穴, 哼被阿贵插的有些松,没关系,幸亏还有屁眼。 我看到阿贵来到小璠的身后,毫不客气的一插到底, 双手压住小璠的屁股勐烈的撞击着小璠,还向我暗示, 对小璠的洞穴表示满意。 这激起了我蹂躏小婷的念头,我拔出肉棒, 龟头抵在肛门口小婷发现我的意图,急忙扭动屁股, 试图摆脱我用力压住,身体前送,肉棒全部贯穿进去, 被直肠紧紧的包住手指按住阴道上方的阴蒂, 不断的揉搓以降低小婷后庭的痛疼,过了一会, 我开始缓慢的抽动由于肛门实在太紧,加上先前的积累, 我终于忍受不住在直肠内喷涌出大量的精液。 烫…,好舒服,快死了…啊,啊……”小婷和我同时大叫, 冲到了最高点。 “喔…………”这时听到阿贵和小璠也同时大声呻吟, 看来也射了。 “吃饭了,爸妈在等呢。” 门外传来小素的叫声。 我们四个赶紧爬起来,争相冲洗身上的遗物, 相互打闹着看来这两个姐妹已经容忍我们之间的不伦。